“失重的心告白中”


《失重的心告白中》是2021年的一項對話與畫的交換計劃,以電台的概念出發,Hojan是這一段頻率裡的DJ,他負責傾聽散落在城市各處的人所分享的故事。投稿裡,有些文字很重,有些人單純點歌並藉著歌曲回憶自己的過去,Hojan小心翼翼地接住那些傳送過來的形狀,並將42篇對話與故事翻譯成了42幅畫。

而這一切的發想緣自於2020年。當時,Hojan人正紐約,他記錄下:「2020年3月以前的紐約人,或是整個美國,都對於在亞洲已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還是採取隔岸觀火式的不在乎,行人來來往往,夜夜塞滿街道上營業中的酒吧,彷彿一切都將與這樣特別的紐約無關,但3月過後,疫情也爆發了。起初的政策搖擺不定,眾人沒有物資也沒有準備,所面對的敵人既無型也無可捉摸,最終在實施了所謂的「New York State On Pause (此時紐約先按下暫停鍵)」後,所有擺放著民生物資與食物的貨架也瞬間空了。那時候的紐約就像史蒂芬金《迷霧》裡的超市,看不見的空氣裡,只剩下恐怖,再漸漸地,恐懼與未知扭曲成了歧視與暴力,一切被迫關閉後,很多人逃離了紐約,留下來的大家也不太出門了。當時的我剛考取上幻想已久的學校,但身在這樣的氣氛之中,一切彷彿又不重要了。每一天,早晨醒來的那刻都納悶自己怎麼已睜開眼簾了,視線所及仍是一片黑?為了感覺到其他人的存在,我聽著室友敲擊鍵盤的聲音與鄰居模糊的交談聲,也開始全天播放著當地的廣播。那陣子,我回想起過往的日子有好有壞,人也是,最先浮出的記憶是某個大雪日,那天,扛著畫袋終於等到公車的我,上車時卻因手指僵掉而遲遲插不好票卡,還在車輛突駛而東倒西歪之際眼鏡起了霧氣,一塌糊塗,結果座位上的阿姨毫不猶豫地從她的包包裡掏出了摺得非常整齊的衛生紙給我說:『這裡。』」

回到台灣後,Hojan在整理時找到一張照片──那是張對焦在月台上以白底紅字寫著「Wet paint (油漆未乾)」標誌的相片,他突然領悟到標誌真正的意思是:「不要觸碰。」,而在他歷經過封鎖的日子後,Hojan知道一顆失重受怕的心有多需要爬上山頂去放聲呼喊,又多需要一張別人遞來的衛生紙,於是乎,Hojan以此出發的畫畫計劃“Wet Paint Radio# for insomniac”最終收集到了42篇的故事,並於2021年底在FLiPER Publish的圖文創作扶植計畫的協助下,將全系列文字與畫以《失重的心告白中》為名出版成書。


了解更多:https://publish.flipermag.com/projects/wet-paint-radio/






Copyright © Ho Chan All rights reserved.